李国庆想用谎言埋葬国内第一图书电商,能得逞吗?
2020-07-24 12:39:23
  • 0
  • 0
  • 0
  • 0


当当纷争让观众吃足了瓜。随着李国庆抢公章事件持续发酵,这件事的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

7月7日,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带三十人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扰乱了公司正常工作秩序。7月8日,平安朝阳发布通报称,将李国庆等四人依法行政拘留。如今,李国庆的拘留时间已经过去,我们可以来盘盘这件事的原委与本质了。

李国庆在线飙演技,谎话连篇诱导大众

要说演技哪家强,李国庆绝对称得上企业级“影帝”。

7月8日晚上,李国庆发微博称“我作为股东会和董事会选举的董事长,依据股东会决议,带领管理团队接管当当,于理有据,于法有依。。。。。。”说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网友们差点都信以为真了。不过随后便被警方的行政拘留狠狠打了脸!

事实上,李国庆“被打脸”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姑且来盘点下他之前几次所谓的“真心话”。其一、他说俞渝领导当当网经营不善,但实际上俞渝接手当当时公司没有盈利,接管五年之后利润持续提高;其二、他说董事会让俞渝回家,而据了解董事会在当当上市前,将俞渝的称谓从董事长改为执行董事长,是为预防李国庆出现失控局面进而为市场带来负面反应;其三、他说召开股东会、董事会,但俞渝等股东完全不知道这个会议,而且当当网设执行董事一人,没有设立董事会;其四、他说“接管当当”,但当当为了防止李国庆再进办公区专门成立了“权益保护部”。

李国庆的谎言不只充斥在公司经营层面,他甚至会在社会身份、大众常识方面大放厥词。他说自己是当年北京高考文科状元,但是微博上已经有一位小姐姐的母亲认领当年文科状元。他还说自己在公共浴室洗澡时得了梅毒,被丁香医生等一众专业人士打脸......可以说,类似的谎言不胜枚举。

李国庆不仅仅说着假话,还做着假事。

2019年2月2日,李国庆在微博中公开声明“激动”地离开当当,俞渝带领当当“洒脱”地开创未来。这是在承认自己离开,让俞渝掌权重新再开启当当新篇章。然而翻脸也是很快,不到一年便开始了当当争权的“摔杯”开篇。

当当在2016年私有化后,业绩慢慢回升,俞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销售额同比增加14.4%,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在2019年的当当出版人盛典上,当当副总裁陈立均也强调:“当当2018年GMV 150-160亿,四亿多利润,持续5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无论是销售额还是利润增速都在加速度增长。”

毋庸置疑,这样戏剧化的争夺并不利于企业经营和长期发展。而李老板的种种操作,只能为当当带来巨大伤害。

抢章“事故”,知法犯法只为夺权

拨开现象看本质,你会发现,外界看似戏剧化的事,却走着“试探法律底线”和“权游”的路线。

李国庆的抢章显然是缺乏法律基础的。第一、程序违法,没有通知大股东俞渝;第二、实体违法,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表决权。李国庆虽然知道这些,但抢夺印章有利于配合其正在进行的离婚分割,他坚信冒险主义在边缘地带获得成功的可能。李老板的操作属于明知故犯型,通过较低的成本,利用时间差考量权益,毫无疑问,抢章是有计划的预谋。

相对于李国庆的“冒险”,俞渝一方则表现地比较理性,去报警、去声明印章作废,而没有采取民间反制,毕竟无论怎样争执,都不应该逾越法律的红线。

李国庆还股权问题上公然算着“糊涂账”。

当当网的股权结构显示,俞渝持股64.2%,李国庆持股27.51%。按《公司法》,俞渝是当当的实际控制人。

而按照李国庆的逻辑,如果婚前或婚内没有家庭财产的书面约定,离婚后婚内财产就有可能对半分。目前,两人的股权约在91。7%,如果均分,李国庆将持股45。8%。此外。按李国庆的说法,他已经得到了其他8%的中小股东的支持。那么离婚后,李国庆将实现50%以上的“简单多数”,得到对当当的掌控权,这足以让他“翻身”。

不过当当法务部公开股权沿革资料显示,李国庆早在2016年就和俞渝、海子、管理层书面约定了控股比例:即俞渝52.23%、李国庆22.38%、孩子18.65%、管理层6.74%。

这个比例,扣除代持因素,目前同步映射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快乐赛车。而李国庆为抵赖家庭财产的书面约定,不惜撒谎、煽动舆论,“婚姻法”混淆“公司法”,从而达到个人利益,这样的操作在一个文人的手上展现,显得有些讥讽。

可悲的是,李国庆明白这些法律法规也懂得这些道理,但依然启动了风暴。因为李国庆并不在乎当当是否能做大、做好,更在乎现阶段的当当能够给他带来多大的利益。

利益之下,不惜伤害当当

纵观李国庆近两年的各种出格动作,其实际是在以伤害企业为代价,行争权夺利之实。

李国庆曾说自己被“踢出管理层”,但事实并非如此。李国庆摔杯后,当当提供给媒体的资料显示,李国庆与俞渝协商后,2014年夏天逐渐脱离当当管理,李国庆为此与副总多次谈话,表达自己很快50岁生日了,退出当当管理决心已定。李国庆退出当当,一方面是因为之前有所承诺,另一方面,是李国庆过于相信自己能够站在下一个风口,押注在新兴行业。

出去后的李国庆,创业区块链公司“水晶链”、创业“早晚读书”,但实际上,在曲线业务上并不能跟互联网初生代的当当相提并论。从目前媒体的挖掘和当当网的回应来看,李国庆离开当当之后的新创业项目“水晶链”官司缠身,“早晚读书”经营状况不佳,以至于要借钱维持经营。

目前看来,没有俞渝的李国庆的确很难成功。一次次失败促使李国庆再次窥视着当当,毕竟,自有业务资金已经烧得差不多了,需要更多的利益源重新为新业务补血。

利益之下,企业家所谓的“信”名存实亡,更何况李国庆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了。

比起吃瓜,在后互联网时代下,很多人其实更关心当当未来能否继续保持前行的步伐。李老板的种种操作,着实将这家从小培养成长的企业亲手推向了深渊。而我们也应该看到,当当在俞渝的带领下发展良好。如果问李国庆能用谎言埋藏国内第一图书电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欢乐生肖 幸运飞艇官网 山东11选5开奖 快乐赛车投注 北京两步彩 广西快3 快乐赛车 欢乐生肖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 三分PK拾平台